设置首页 入收藏 English 可做什么 帮助 | XBRL中国 会计准则委员会

ca88亚洲城网址

林久时 / 2018-11-09
文字 正常
  • 标签:
  • 建筑业财税
  • 挂靠
  •  
  • 声明:本文由会说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会计视野。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建筑挂靠有三大风险:人的风险、税的风险、利润打水漂的风险。

    昨天分享了一篇江苏最高院关于挂靠、阴阳合同风险的文章,今天再写一篇关于建筑挂靠的问题,其实挂靠风险有多大,干着的人你们心里都清楚。这是建筑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或者说这是中国普遍存在的问题,很难根治,因为一直存在着有资格有资质的企业却没有关系,有关系的人没有资格资质,两人一拍即合就有了“挂靠”。合法的挂靠被称为“资源共享”或者“资源优化配置”,不合法的就直接被叫成“非法挂靠”。

    建筑挂靠有三大风险:人的风险、税的风险、利润打水漂的风险。建筑劳务挂靠的风险主要是人的风险,建筑总包挂靠风险主要是税务风险和利润分红风险。有挂靠就有虚开,这是永恒不变的,只是虚开发生在哪一环节的问题。今天这篇不是专业文章,也不说税务风险和利润分红风险,就是说说“人的风险”,有兴趣的可以花十分钟当故事看。

    人的风险

    这个风险主要集中在建筑劳务挂靠。某个人在村子里有一定威望,拉杆子占山为王的那种,带着一群农民来到大城市混,开始阶段很老实踏踏实实干活,有钱大家分,越来越多的乡亲扔掉手中的锄头跟着他混。后来越干越大越来越膨胀,牛逼点的成了“农民企业家”,有些就成了“挂靠王”。手里的农民工来自全国各地,于是拿到建筑总包或者劳务分包的钱以后首先扣下一大部分,剩下一小部分当作“生活费”发给农民工,厚道点的年底给人结清,不厚道的卷款潜逃。

    建筑总包企业或者劳务分包企业付了款,但是包工头跑了,农民没有拿到钱,可想而知什么后果。我觉得在建筑企业干财务经理都有生命危险。农民工拿着喇叭在你办公室门口喊口号“XXXXXX,我X你奶奶,我X你祖宗”,大不孝啊。

    拉着横幅在建筑总包公司的大门口游行示威,有组织有纪律、有车管接送、有人发盒饭、有人发工资,不动手光动嘴。分工明确,有口号组、哭喊组、叫骂组,来的突然,撤退有序。有人跟政府建议,直接让建筑企业或者地产公司开立农民工工资账户,要求建筑企业或地产公司在支付劳务分包款时直接扣下农民工工资部分,由银行直接向农民工个人打款,确保农民工工资到手。表面看政策得力,实际也是有下策的,因为很多银行办卡压根不需要本人去,用身份证复印件批发开卡,《人民的名义》中蔡成功不就是这么干的么?四大行不做有的是银行做,这个地区的银行不做其他地区的有可能做,这种洼地,你不知道地下灰色链条有的是人知道,你如何防范?同一个劳务队(包工头)下面的农民工都是流动施工的,今天在这个项目干活,明天包工头可能就安排他去另外一个工地了,反正一个月干满30天,包工头只发30天的钱。包工头赚啥钱?明明只需要一个工,他报价1.5或者2个工,实际上压榨一下农民工工作时间,0.5个工随便就出来了,原本需要10个人干的活,需要3万元的成本,报价也是这么报的,但是包工头只要给5个人原价1.5倍的工资,总价2.25万就搞定了,差价就出来了。有些学会精算的包工头,报价按平米,精算用工日,账算的比建筑总包企业清晰多了。

    既然人不固定,工资如何能固定?即使有卡有工资表,建筑总包企业和地产公司也很难确定这个农民工是不是在自己项目上干活的。如果按照建筑劳务分包公司提供的资料代发了,最后该拿到工资的没拿到,还是会上建筑公司来“堵门”。于是就走到了下一步,起诉。包工头跑了,农民工把建筑劳务分包公司和建筑总包企业都告了,法院要求三方都提供各自证据,建筑企业提供了自己已经支付的劳务分包款和代发的农民工工资资料,建筑总包责任明确了,到此为止。但是劳务分包责任大了,因为包工头给他们提供的工资表是假的,尤其是劳务分包公司直接把钱打给了包工头账户的,没有直接给农民工的,所有的证据都是假的,是一个谎言。劳务挂靠必然存在虚假,否则不需要挂靠。既然谎言,怎么向法院提供自己已经支付农民工工资的凭证呢?你用谎言去验证谎言,得到的只能是谎言。

    法院判决劳务分包公司必须支付农民工工资,但是劳务分包没有钱,老板把钱花精光穷的尿血,怎么办?法院要求建筑总包企业配合执行,如果还欠劳务分包款项,别付了,根据法院判决书直接向农民工支付,事情如果到这能结束,可能文章也不用往下写了。包工头黑了农民工100万,但是建筑总包只欠劳务分包30万了,其余的都已经把款项付给了劳务分包企业和劳务分包提供的农民工资账户,不可能再重复支付了。

    建筑劳务分包是私企,破产就跑。这下农民工拿不到钱又到建筑总包企业闹了,总包说了法院已经判决了,你们找法院吧,我们不欠劳务分包钱了,你们被黑了我很同情你们但是也没办法,你们找法院吧。于是农民工有组织有纪律的去了法院喊口号:XXXX青天大老爷,你得替我们农民工讨回公道啊,帮我们要回血汗钱。如果建筑劳务分包和总包都是私企,此事以农民工讨薪失败告终,如果建筑总包是国企,那完了。法院跟农民工说:你去堵总包的门,他们花的都是阿公的钱,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于是法院的工作人员就把农民工领到了建筑总包企业,企图“政治解决”一下:你们是国有企业,要考虑大局啊,要配合国家有关部门做好稳定工作,这是一项政治任务,非常重要,有时比你们上交多少利润要重要的多。你们不是私营企业,不能以“利润为中心”,你们要服从……

    我就问一下,你一句稳定和服从,建筑总包就要白掏70万,请问国企普通员工如果因此拿到不到工资能靠信念活着还是靠光合作用活着?

    铁蛋税客林久时

    作者
    • 林久时 毕业于江西理工大学,微信公众号“铁蛋税客”的创始人,曾在大型建筑央企从事财务管理工作,来自建筑行业一线的财税草根,专注建筑财税。在“会计学堂”、“对啊网”等多家培训机构担任行业财税实务讲师。
    热门作者
    • 尹成彦 原注册会计视野网创始成员、; 中国会计视野创...
    • 蓝敏 税海游子,视野版主,税务咨询师、讲师。著有《税务...
    • 税海无涯苦作舟 某省税务干部,注册税务师,税务总局稽查人才库成员...
    • 疯狂税客 爱家人爱财税,重点关注自然人税收。
    视野官方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订阅视野微信,
    每日获取最新会计资讯
    视野官方APP免费下载
    会计资讯、财经法规快查、
    会计视野论坛三大APP
    订阅视野周刊
    每周十分钟,尽知行业事
    立即订阅
    阅读平台上看视野
    网易云阅读
    鲜果 Zaker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旗下更多网站:学院主页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远程教育网  亚太财经与发展学院
    联系电话:021-69768000-68069(内容)68246(合作/)68247(用户/社区)  工作时间:8:30-16:30  webmaster@colvillecom.com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00028 沪ICP备05013522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